小字

冬眠

〖恨网〗魔障 · 四

●  过渡


“贤弟。”

何人?盘坐于树顶的黑白郎君缓缓睁眼,冷漠注视着下方,杀气席卷史艳文而去。史艳文衣袂生风半步不移,杀意一止就要借眼前野草之力一跃树顶与其相对,不料脚未落实仍悬半空不及犹豫又连连数退,急退之时一把入鞘之剑从树顶堕下,本应阻挡之物皆成断枝残叶,而剑去向不曾变改正指史艳文原立之地,询问之声未出,剑鞘入地不倒长剑反而出鞘,惊异之下史艳文迅速旋身隐入树后,清脆一声如同折竹此树拦腰断,身形暴露史艳文行步如飞斜踏树身脚点或枝或叶于林间穿梭,只留残影一道,剑气破空紧追不舍,史艳文看似躲避实则绕近,趁一息之机空翻而落单脚踩剑柄略一用力,强压之下被迫下降将要回鞘,...

〖网空〗倘若

“倘若我死了——”

    你怎么会死,你有蜕变大法,你的修为与黑白郎君不相上下,你与他纠缠几世,他杀不死你,玄之玄也杀不死你,火山岩浆也杀不死你,又怎么会死?

    你说,你会自地狱再爬起,向玄之玄复仇;你说,要见到我提着梁皇无忌的人头率领修罗大军迎接你的回归;你说,你死了还能活,我死了还能吗——你怎么会死?

    你还说,你会记得我永生永世,网中人!你怎么能……死?


    赶回时四处寻不见网中人身影,空...

通灵

奇梦

巧遇


〖恨网〗魔障 · 三

●  没车  ooc


方觅食归来,网中人背对洞口静静伫立,这时有道混乱气息侵入扰乱了他的思绪。他转身欲探知来人身份,还未及看清黑影便一拳打掉了他的面具。

“黑白郎君!”

他又发什么神经病,鼻梁还有些痛,眼见黑白郎君整个人都要砸下来网中人顺手一扶:“你——”

话音未落,网中人反被抓住手臂重重砸到地上,后脑勺磕在人骨之上,痛的他几欲昏迷。黑白郎君看似烂醉如泥,步履酿跄却不显虚浮,装着“神仙醉”的酒壶被他转来转去就是摸不见壶口,明明轻易便能打开他偏要震碎,这时他又摸到壶身倾斜后从壶嘴流出的冰凉液体,以为终于找对所在,可又嫌弃壶嘴太小,再次震碎一处。

倒入地...

〖恨网〗魔障 · 二

      一个道人在一间青楼之外驻足,内中之人见此身影全凛息凝神暗道不妙,这人——黑白郎君!

      天下间只有一人有这样一张半黑半白的脸,他是黑白郎君!那个邪道!

      众人都知这黑白郎君是个什么人,万万不可靠近离得越远越好,可偏有不长眼的姑娘看中黑白郎君那张半黑半白却不碍英俊的面孔,只道这客人长得稀奇便要贴上去。老鸨见她找死气的揪住她的手臂往后一拖:“你还要不要命了?”...


〖恨网〗魔障 · 一

      黑白郎君追逐了那妖物数十年,双方也从最初“花里胡哨”的对招渐渐变为了拳脚相击以肉相搏。每当蜘蛛那双苍白有力的手碰触到黑白郎君时,黑白郎君浑身总会泛起一股奇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他私以为是那妖物对他使了什么妖术,可这妖术又从未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黑白郎君可不相信那臭蜘蛛会那么无聊,他定是在自己身上埋下了一个祸根,时机一旦成熟便能一击摧毁掉自己。

      那妖物屡次从黑白郎君手下逃走,惹得黑白...

【网心】误

●没错,是网中人与忆无心。

●文笔不好,请见谅。


「我甘愿放弃自己,只为你。」

只因这一句话,忆无心活了下来。

只因这一句话,黑白郎君死在了网中人魔刀之下。

至悲至痛,忆无心异能暴走,数万魑鬼被卷入石封之中不得脱身。

网中人未曾想第二次复生后竟还能记得此时这匆匆一眼。


「网中人!」

忆无心独自行动却出了意外,撞见了一个不该遇见的人。

是她。

记忆中与她相关的稀少片段在脑海中留存着,从未模糊。

为何自己独独会记得她,记得这个丝毫不重要的人。

收住手中暗暗运起的招式,网中人背过身不再看她那双惊恐的眼睛。

「你走吧,你没有能力救他们。」

如获大...

魔障·前

    ooc

    捉妖的黑白郎君与蜘蛛精的故事


    一位道人行经一个小山村,在歇脚之时恰巧听闻了这个村中近日来所发生的怪事。据村民们所说,从上个月起村中就不停的有人失踪,怎么也找不着。前些日子一个樵夫在山上意外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,樵夫壮着胆子进去一看,以为不过是也野兽的洞穴罢了,谁知道里面尸体和人骨堆的如山高,也不知是什么野兽这般凶残。樵夫隔着老远就认出了其中几具是最...

© 小字 | Powered by LOFTER